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韵祭祖 三玄洞经的博客

老,庄,易被称谓‘古代三玄’;中国文化就是以‘三玄‘为源头活水的文化。

 
 
 

日志

 
 
关于我

成都三玄洞经古乐团 从事被誉为东方音乐的活化石的“洞经音乐,道乐道韵,科仪”研究、发掘、整理利用。 为社会各界提供古典音乐咨询及组织,祭祖,祈福,等大中型科仪策划活动。 研究家族文化,族谱史料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 绵竹中行大楼“5.12”垮塌真相  

2012-05-13 00:25:09|  分类: 抗震救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                绵竹中行大楼“5.12”垮塌真相 -  三玄洞经古乐 - 古韵祭祖 三玄洞经的博客 (2012-05-12 02:17:39) 

绵竹中行大楼“5.12”垮塌真相

    4岁的双双又一次来到中国银行绵竹市支行办公大楼垮塌废墟。“我要爸爸!”,去年5月12日,双双的爸爸被砸死在这里,中行大楼垮塌夺走了爸爸的生命。她每每来到这里总会对妈妈说:“爸爸不是地震死的,是被他们害死的!” 本报记者王克勤摄影

 

   十分异常,地震时,像切面包一样,这个整体中,只是切下了中行办公大楼,而建筑相连的两翼之家属楼没有大的损伤,感觉像定点爆破了一样!

 

                                     本报记者 王克勤

           “我要爸爸!”

    “爸爸不是地震死的,是被他们害死的!”

    1月25日,大年除夕,4岁的双双跟着妈妈再一次来到中国银行绵竹支行办公楼垮塌现场,双双不断冲着妈妈这样重复着。

    259天前,也即2008年5月12日,双双的爸爸——中国银行绵竹支行营业部的会计助理李建强被瞬间垮塌的办公大楼压在最底层。一个多小时后,被妈妈紧急从幼儿园接出来的双双与妈妈一起来到垮塌现场。

    双双指着足有两层楼高的垮塌废墟对妈妈大叫:“爸爸被压在里面了!”

    一具又一具尸体被挖出,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第五天,也即5月16日19时30分左右,双双的爸爸成为最后被挖出来的两具尸体之一,另一个是来银行办理业务的客户。

    至此,从中国银行垮塌废墟中挖出的遇难者已达15人。

    “这么小的孩子,从此便着了魔似的,经常冲我要爸爸!”“经常要我带她到银行去找她爸爸。”双双的妈妈李娜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

    其实,由于中国银行大楼垮塌失去父亲的孩子不只是双双一个,年仅3岁的卢奕辰失去了妈妈;年仅2岁的吉建禹也同样失去了妈妈。去年12月9日刚刚出生的杨子墨在他尚未出世前便失去了自己的父亲。

    5月13日,去营救的人听到有人在废墟里喊:救救我啊,我不想死,我要当爸爸了……

 

              瞬间垮塌

    7岁的杨景宇是德阳市东电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也成了此次中行大楼垮塌失去母亲的孩子,他的妈妈赵娓身前是中国银行绵竹支行营业部的储蓄员。

    赵娓的姐姐赵娟对本报记者讲述了自己经历的这场“痛彻心肺”的劫难:

    2008年5月12日地震后,我从家里跑出来后,马上往绵竹实验中学跑,想去那里看看女儿的情况,当跑到明珠桥的时候,一个小伙子满脸惊恐地说“糟了,糟了,绵竹中行垮了!”我“啊”的尖叫起来,因为我知道赵娓在上班,我马上跑到中行,眼前的景象让我终生难忘,七层的楼房倾斜着倒向了街对面,刚好倒在对面楼房的街沿边上,废墟足有两层多楼房那么高,没有一根立起的柱子,看着这场景我只有尖叫……之后,有家属及中行职工陆续赶来,然后,鉄二局和华西集团的救援到来,当天傍晚天下起了小雨,家属们在寒冷、恐惧、担忧、希望中挨着每一秒钟。

    13日凌晨,在垮塌现场西面楼梯位置救出了3个幸存者,凌晨三时左右又在垮塌现场南面救出了4人(一人已死亡),他们是因为一个保险柜支起了大梁而逃生,这一切燃起了大家的希望,所以当救援者被派往另外的救援现场时,我给他们跪下了,因为我们都知道,每一秒对于被埋者来说都是生的希望,13日到14日,不停地有特警、武警和预备役救援人员到来,但只是在废墟上挖出大量的现金,再也没有生还者出来了,我们的心直往下沉,黄金72小时快过了,我们只能在废墟上呼喊亲人的名字,鼓励他们坚强!坚持!

    14日傍晚,杭州消防队来了,带来了生命探测仪,探测结果下面还有2个生命迹象,大家在楼梯位置听见了微小的呼救声。

 

    最后一名幸存者易某被救出来了。15日上午10时左右,找到了一位遇难者,根据首饰我们基本上能确定是赵娓了,当她被抬出时,我被众人拦住没能近身去看,只看见她的头被装尸袋挡着,身体卷缩成一个坐姿,白色工作服配红色短裙,咖啡色的高跟鞋,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有尘土。在黄许火葬场,验尸官告诉我赵娓头骨裂开,是主要的死亡原因,因为要取下她手上的铂金首饰和结婚钻戒,我在我丈夫和赵娓大姑子杨英的陪伴下,近距离地看了她的遗体,已略有水肿,肚子已隆起,我丈夫没让我看她的遗容。赵娓身体上没有其它的伤,只是小腿上有一块皮被拉开,露出了白生生的肉,连裤袜上没有一点血迹,我想这伤是挖掘时弄烂了的,在进火化炉时,我终于看清了整容后的赵娓,左脸好好的,眼睛微睁。象睡着了,右脸虽经整容,已经不象她了,右眼睛眼珠被打裂,头上的裂口因我不同意用针缝合而用黑纱缠着,这些场景我再也不想回忆……

 

            三大疑问

    “ 对中行大楼垮塌,我们有太多的疑问!”

    同样失去妹妹的赖小青对记者如是说。她说,就我们绵竹而言,发生这么大的地震,受灾最重的并不是县城所在地剑南镇。

    绵竹市距离“5.12”汶川大地震震中映秀80公里左右,成为此次地震中伤亡位列第三的县区,本报记者从绵竹官方提供的资料上看到,此次大地震造成绵竹市11117人死亡,38000人受伤,258人失踪。

    绵竹受灾最重的是位于城区以北以西的汉旺镇、九龙镇、遵道镇,死亡人数占到全市死亡总数的90%以上,其中工业重镇汉旺死亡人数占全市67%,整个城镇被夷为平地。

    而城区所在地剑南镇死亡人数为108人,房屋倒塌情况相对较轻。

    对此,与赖小青一样失去亲人的遇难者家属们向记者提出了以下三大疑问。

    疑问之一,市区整体垮塌的全框架楼房怎么就中行这一栋

    赖小青说,就整个绵竹市区来看,整体垮塌的楼房只有6栋,而全框架结构楼房只有中国银行这一栋。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不同结果,说明了什么?

    2月4日,记者在绵竹市建设局建筑业管理科采访时,该科工作人员称,市区里整体垮塌楼房应该是7处,而全框架结构楼房只有中国银行这一栋。

    疑问之二,同时设计建设、同一地点的两翼之砖混结构的中行家属楼缘何未倒

    中国银行绵竹支行办公楼位于剑南镇三星街与大南路交叉路口之西南角,是1993年建成的。与这栋七层办公楼同时设计建设的还有两栋六层的家属楼,这两栋家属楼与办公楼呈正三角布局,从外观看是一个整体的几何体。同时都被绵竹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站评定为合格建筑工程。

    赖小青说,但是地震却造成全框架现浇结构、抗震设防程度高的办公大楼垮塌,而砖混结构、抗震设防程度低的两栋家属楼却仅仅是受损而已,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十分异常,地震时,像切面包一样,这个整体中,只是切下了中行办公大楼,而建筑相连的两翼之家属楼没有大的损伤,感觉像定点爆破了一样!

 

    未垮塌前的中国银行绵竹市支行办公大楼,正三角的两侧,连着两栋中行砖混结构的家属楼。(资料照片)

    8个月后,中国银行绵竹市支行办公楼垮塌现场之现状,两侧统一外观色的两栋砖混结构家属楼仅仅被拉裂,并没有倒塌,而全框架全现浇的办公楼却像被定时爆破了一样整体垮塌了。本报记者王克勤摄影

    疑问之三,极重灾区汉旺镇的中行办公楼缘何未倒

     赖小青说,中国银行在极重灾区汉旺镇也有一栋办公楼,同样都是全框架现浇结构七层办公楼,汉旺镇几乎绝大部分楼房都倒了,而中国银行汉旺的办公楼虽然被撕扯的很严重,但是并没有倒,也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这又是为什么?

    位于绵竹市极重灾区汉旺镇的中国银行办公楼虽然被撕扯的千疮百孔,但并未垮塌。 本报记者王克勤摄影

 

               缘何垮塌

    “中行大楼倒的太蹊跷!我们一直在找银行,他们解释说是地震引起的,这个说法根本占不住脚!”赖小青对本报记者如是说,

    失去女儿,56岁的代春兰说:“如果整个绵竹城有三栋全框架结构的楼房倒了,我们就认了,我们不会去找他们银行。”

    火化了亲人的遗体,遇难者家属便开始不断找中国银行,要求中国银行给大家一个说法,在中国银行垮塌中遇难的不仅有9名银行员工,还有银行保安、银行客户以及装修工人、过路行人、周边店员。

    2008年6月23日,时任中国银行绵竹支行行长王建强对遇难者家属称:“这次,我们大楼倒塌,从我们中行来讲,或者从国家来讲,那就是地震引起的。”

    2008年9月12日下午,由绵竹市政府在政府会议室召开的“中行遇难员工家属善后协调会”上,专家做了如下讲话:

    到原址进行现场调查时,现场已被清理完毕。

    区划图87版规定,绵竹抗震设防裂度为6度,中国地震裂度区划图根据资料表明512汶川地震是千年不遇的特大地震,裂度达到11度,显然,512特大地震的实际裂度远大于本楼设计裂度,强大的地震破坏作用远高于本工程的抗震承载能力,加之地震的复杂性,512特大地震是导致绵竹支行房屋承载力会有影响。

    这次的地震是最复杂的一次,为什么没有圈梁的房子它没倒,它就属于运气比较好,刚好遇到波谷,它的能量不大,就现在这个房屋你要喊我们去取证,那很难,理论上来说,它不应该倒。

    2月4日,该大楼原设计单位——四川省建筑设计院该项目负责人易大中对记者讲:“这个大楼是一项质量合格的工程,最早设计的抗震裂度为6度,后来调整成7度了。所以这个办公楼倒塌,我们搞设计的,我们也感觉很诧异!”

    一直在现场等待亲人的李华清告诉记者,萧山消防队员在施救过程中感叹的说,“这么好的房子,这么粗的钢筋,看不见一匹砖,怎么会倒呢?我们施救都感到很困难。”

     那么,中行大楼垮塌是否另有隐情?

 

       “野蛮装修把大楼整垮了”

    29岁李小玲身前系中国银行绵竹支行营业部储蓄员,当天被砸死在工作岗位上。银行建设这栋办公及家属楼时,李小玲让父母集资购买了一套位于办公大楼南侧家属楼上的房子。63岁的李德元夫妇一住就是十多年。

    老李每天早晚都会下楼散步,他告诉记者:“地震前半个月,他们便开始装修了,把原来一楼大厅的所有墙壁打了个精光,只剩下几根柱柱在撑着,像个水泥吊脚楼。”“这还不算,他们整天敲柱头,敲掉了好几根柱头!”

   “好怕人!女儿在二楼上班,我们很担心这个楼会塌了!”

    老李的妻子曾经两次提醒女儿“这房子太危险了,你们还在高头上班!”

    老李的妻子抱着女儿的照片哭成了泪人。

    到底是不是这样?

    记者随后访问了周边的许多店铺。中行正北边有一家药店名叫绵竹恒济药业连锁公司连锁二店,地震时,该药店两名员工冲向街头,却被垮下来的建筑物掩埋砸死。同时从药店跑出的77岁个体座堂老中医范大本被砸断了右臂。范大本专门写了一份加盖了名章的《陈述书》给记者,《陈述书》中说:“四月份内,我诊所对面的中国银行一楼进行大规模改建装修。他们十几天内拆除了一楼整个门面墙壁,中行大门原右侧内两堵墙也被拆掉。一楼楼梯也被拆除,面对三星街(药店)方向砖柱两根也被打掉了,切割去掉,大锤敲击,切割钻机天天轰鸣。我和过路行人以及来我诊所就诊之病员都很担心。”

    “ 512地震发生,中行楼房仅在几秒之内即行扇倒,砖石抛坠至我诊所门前,成堆如坟,我诊所及恒济药业门面街沿、门柱皆被损坏。我们想一想,虽然大地震这样的自然灾害不是人力造成,但震前中行违反安全改建装修规范,长时间敲打、拆除、钻割楼房底层相应设施,致使楼房底层承重能力大大减弱,地震一来,立即扇倒,以致对不少人造成人身伤亡,该装修工程直到地震发生时仍在进行。据观察汉旺等重灾区地震倒塌的房屋情况,其危害范围也不超过十米!但中行楼房因装修工程的损坏,在地震中是扇倒而不是坍塌,危害范围达三四十米之远。此次地震破坏力度虽大,但中行周围南街、三星街的楼房均未倒塌,只有中行的改建装修楼房扇倒,是人为原因超出了地震所造成的危害范围。”

    在药店边上经营水果店的杨金会那天正好没去店里,她告诉记者:“砸的只剩柱头了,悬吊吊的,好害怕!地震发生后,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中行一定倒了!”

     中行东侧马路对面手机店的师傅、经营面包店的林老板均称“他们砸的好吓人!”

     通过绵竹警方,记者获得了一份中国银行对面的“110天网监控录像”。当地知名的建筑专业人士张光伦研究了全部录像后,发现装修拆除工作始于4月29日,拆除一般装修材料大约用了3天,拆除过程中从录像上看,许多承重柱由大变小,尤其是5月8日下午16时30分后,烟尘弥漫,持续一个多小时,根据经验判断,只有用切割机切割立体墙体才会出现这么持久的烟尘。

    张光伦在现场考察之后,认为“整个办公楼应该有11根承重柱,而且比家属楼的柱头大许多,如果梁柱不出问题,这个房子绝对不可能倒塌。”

    这栋大楼的原建筑施工单位德阳汉兴建筑公司总经理许家寿“不愿意接受记者采访”,但是他在电话里告诉张光伦:“我经常路过那里,看到他们乱拆乱敲,我还阻止过,他们纯粹胡整,打掉了中间的柱子,还将剪力墙也给拆了。”

    张光伦说,剪力墙就是专门用来抗地震的!

    而当地另一位建筑权威告诉记者:“他们不乱挖,这个楼绝对不会倒塌!他们将柱子敲了,将柱子上的钢筋都敲出来了,我很担心!还阻止过,他们不理。后来我找了市里的领导,给领导还提醒过,中行这样乱搞要出事的。”

    到底承重柱有没有被砸掉或者损伤?

    参与装修的三个民工,两死一伤。对此记者数次前往“腰杆砸坏了”的绵竹市拱星镇四井村五组村民魏世全家调查取证,谈起家里事务很清晰的魏世全每当谈到这个问题时,便对记者讲“我脑壳坏了,什么也想不起了。”期间,他的妻子还悄悄踩他的脚。

 

    中行大楼垮塌中虽然受伤,但保住生命的,唯一活着的装修民工魏世全家的房子也全部倒塌,一家人在院里临时“搭了个棚棚过活”,这个只有四五平米的棚棚是他家目前唯一的住房,记者在绵竹边远乡村看到,大部分村民的住房几乎都与魏世全一样。虽然腰杆被打断了,为了一家人有饭吃,他去年底开始便在各个工地上“做活路”了。本报记者王克勤摄影

 

     但是,期间在这里拉运建筑垃圾的绵竹市土门镇白鹤村村民彭端华告诉记者:“所有的墙都被打掉了;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全打掉了;至少有两根柱子被打掉了;防震专用剪力墙也被打掉了。”

     成都金惠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给包工头张大宣发包拆除“活路”的协议上这样写着:“拆除范围:一楼大厅的室内、室外墙面、地面、天棚、隔墙、柱面、室外招牌以及一楼3200㎡的楼梯和一楼半的门洞。”

    为此,记者在死难民工唐世万之女唐代玉的引导下前往成都寻找中国银行方面提供的装修单位——四川金惠建筑装修有限责任公司,中国银行绵竹支行副行长李亚波提供的第一个地址——福兴路30号,记者在这里的轻工大厦门口看到“指示牌”上有这个公司的名字,但是11楼并没有这个单位,这里的物管人员告诉记者,“2004年我到这里工作,便没有这个单位”

    唐代玉告诉记者,她第一次找来时,一个老年的物管告诉她这个公司搬走已经好几年了,还欠了物业5万多元的房租。

    接着记者一行根据唐代玉从银行获得的第二个地址——置信路2号来到一个名叫“远鸿方程式”的居民住宅小区,还是没有找到这个公司,之后唐代玉及记者先后多次打电话给银行提供的公司胡经理的电话,一直没有接听。

    对此,记者先后前往中国银行绵竹市支行、中国银行德阳市分行采访。在绵竹市支行一直未见到领导,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为记者联系”便没有了结果。德阳市分行现任办公室主任,即原绵竹支行行长王建强将记者推给了纪委书记唐有勇,唐称“作为二级分行以下单位,没有上级同意,不能接受采访。”

 

              几个焦点

     从遇难者家属及那个时期相关媒体报道的资料显示,中国银行绵竹支行办公大楼的垮塌造成了23人伤亡。对此,本报记者进行逐个核实。据记者根据当事人、目击者所述情况统计,伤亡总数为29人,其中死亡19人,伤10人。据目击者称,其中有4个死亡者均不知道姓名。如果排除以上4人,此次垮塌造成25人伤亡,死亡15人,伤10人。

     几乎记者所采访的所有遇难者家属均将此次垮塌责任归咎为装修。记者在绵竹采访期间,经常搭乘出租车,每当提到中行大楼,所有的出租车司机几乎众口一辞“那是装修引起的!人死得太冤枉了!”

    由此,中行大楼垮塌事件成为绵竹市人们最为关注的一个问题,而最为焦点的问题是这样的:

   焦点之一,是否拆了承重柱

    那么中行方面是怎样进行装修的?

    中国银行就此曾经多次与遇难者家属对话,根据会议录音,中国银行绵竹市支行行长王建强(现任德阳分行办公室主任)是这样介绍的:2007年8月21日经省分行网点建设工作小组审核同意德阳分行绵竹支行营业部立项装修;2007年7月由是上海江南设计院成都分公司设计,这是由省分行录用的设计公司,持有甲级设计资质;2007年12月9日由省分行采用邀请招标方式,邀请了5家有资质的装修公司投标,最终确定四川金汇建筑装饰责任有限公司,具有装饰一级资质;绵竹东方工程设计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负责工程监理;2008年3月20日绵竹市建设局建筑业管理科同意报建;2008年4月8日进场。

    家属及众多的见证者均称,他们的装修存在野蛮装修、砸敲承重柱的问题。对此中行方面在多次与家属见面中均称:“我们绵竹这次大楼装修,我也给大家说是装修,每一次装修都是在我们其它地方或者是二楼,或者是隔壁在整,正因为这个房子是框架式的,就没有刚才说的打承重墙的问题,更没有我们大家听到外头在说拆柱子的问题。”

    焦点之二,为何不转移员工

    遇难者家属苟娟在建筑行业工作,她告诉记者,中国银行以前也装修过好多次,每换一任领导就要搞一次装修。但是以前的领导每次装修时,都会把大楼里办公的人转移出去。这次他们搞这么野蛮的破坏,却压根不考虑职工的生命安全。不仅不对装修施工的建筑物减轻负重,反过来,将一楼的营业大厅搬到二楼了。致使楼体垮塌后,害死了大量认真工作的职工。另外,同样在这个时期装修的还有绵竹市政府大楼,但是政府却将所有工作人员转移了出去,还对装修楼房进行了加固处理,才进行装修施工。“为什么中行就这么无所顾忌,随意草菅人命。”

    在多次的与遇难者家属对话中,面对家属提出的这个问题,中行方面一直没有接过话题。

            至今还在进行装修的绵竹市政府办公大楼。王克勤摄影

      焦点之三,是“瑕疵”还是“违规”

    “他们这个装修工程根本就是一个非法违规工程!”遇难者家属李华清告诉记者,中行方面干脆没有在绵竹市行政主管部门办理合法的《施工许可证》便就开始施工装修了。

    对此,记者专程到绵竹市建设局核实。建筑业管理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装修的时候,给我们写了一个报建申请,但这仅仅是五项工作中的第一项,报建过后,他们装修时就没办施工许可证。”

    绵竹市建设局2008年7月2日给市政法委出具过一个《说明》。这个《说明》显示:该行营业厅装修报建只履行了建设工程程序之一。建设工程开工建设必须按以下程序:1、报建;2、招标;3、质量监督;4、工程监理;5、施工许可;6、竣工验收;7、投入使用。完成以上程序建设工程才算合规合法。该工程未申请领取施工许可证。

     对此,2008年8月6日在与遇难者家属对话中,中国银行德阳市分行行长向前友称“装修报建的手续上,企业这部份就做标准之一,是正常的瑕疵,也叫做报备,那么相关的手续上是一个,不是因为报建手续是不是有,欢迎大家举报,不是因为或者有什么,该起诉中国银行的就起诉,现在是法制国家。”

    其实,绵竹市发展改革委员会2008年7月2日,出具过一份文书,称“我局未收到中行绵竹支行办公楼和营业厅装修报告,也未查到中行办公楼和营业厅装修批文。”

    绵竹市政法委副书记梁春霖告诉记者,中国银行德阳分行的行长曾经告诉他银行的一个潜规则,即对于各地方分行支行而言,一个项目或工程,只要上级行主管部门批准了,不管地方党委政府是否许可,他们都可以做。而在他看来,中国银行这样一个大单位,始终是不用把一个县级市的党委政府放在眼里的。

    焦点之四,“强制性”的“抚慰”

    绵竹市公安局警察卢天兵的妻子也是中行的员工。由于自己是警察身份,所以卢天兵一直没敢参加遇难者家属们到中行去讨要说法的行动。

    但是,在领导提出“如果不签抚慰协议,就停职三个月,之后还不签就辞退。”顾及年仅3岁的女儿需要抚养,“我违心的签了字!”“我心里非常非常痛苦!”从来不喝酒的他从此天天饮酒。

     而身份更加特殊的绵竹市政法委副书记、维稳办主任梁春霖在记者面前痛哭流涕,他深爱着的妻子赖小红也被中行大楼夺走了生命。被逼无奈,他违心的签了抚慰协议。他说,我感觉自己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个躯壳,去年底他正式向组织上提出了辞职报告。他还说,一方面我的职位要求我做好维稳工作,让老百姓忍受冤屈;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怎能不冤屈得心疼呢,我怎能无视冤屈民众的情感?”

     目前中行遇难者家属中签字的已经有3家,每户均可以得到40来万元的钱。还有6户在苦苦的抗争着“我们一定要给死难的亲人讨一个说法一个公道!”

     然而,中行垮塌死亡的银行客户、装修民工、周边店员等遇难者家属们至今“连瓶矿泉水都没讨到!”

 

    警察卢天兵的岳母,63岁的周玉英,自从女儿死于中行垮塌事件后,她“人整个变的不像样子了”,她告诉记者:“人家的人活的好好的,我的女子活鲜鲜的就没有了。” “我给你几百万元,让我把你女子杀了,你干不干?!”对于银行方面只给钱,不讲理的做法,周玉英十分愤怒!“我们不是为了钱,必须得给死去的人一个公道!” 本报记者王克勤摄影

 

本稿件发表在2009年2月6日的《中国经济时报》,此为原稿,发表的文章地址如下:http://www.cet.com.cn/20090206/d1.htm



89

转载                绵竹中行大楼“5.12”垮塌真相 -  三玄洞经古乐 - 古韵祭祖 三玄洞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