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韵祭祖 三玄洞经的博客

老,庄,易被称谓‘古代三玄’;中国文化就是以‘三玄‘为源头活水的文化。

 
 
 

日志

 
 
关于我

成都三玄洞经古乐团 从事被誉为东方音乐的活化石的“洞经音乐,道乐道韵,科仪”研究、发掘、整理利用。 为社会各界提供古典音乐咨询及组织,祭祖,祈福,等大中型科仪策划活动。 研究家族文化,族谱史料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引用】造化神秀云台山  

2011-01-29 21:2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云臺觀《(转)造化神秀云台山》

[编者按]:云台山,一个听起来很美的地方。从初识到相知相许,宛如一个情人的过程,给我们无限的新鲜和浪漫。文章把此风景当着了人物形象来描绘,很有独到之处。

       云台山,顾名思义为山如云中之台。不用亲见其影,但闻其名便足以让人遐想联篇——
悠然天地间,一山如柱耸入云。山顶平若镜台,四围云雾缭绕。风起处,柏声松涛曲交响;云止时,红肥绿瘦浴艳阳。时有锦鸟翔集,偶见麋鹿成阵。遥观已心驰神往,入境则仙风道骨。观山归来,月照窗棂,任是何人早已心无杂念,唯有慨然一叹:好一处造化钟灵的神秀之地啊!
说起我与云台山的缘分,真的像是与心仪红颜相识、相知至相许的美丽过程。
 
初    识
 
如果说要将那些名山秀水比作明眸善睐的“绝色佳人”,那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风流才子”了。多少年来,我为这些仪态楚楚的“佳人们”魂牵梦绕,相思萦怀,以一颗痴迷不悟的情心将她们苦苦追求。
我用贪婪的目光,一次次抚摸她们七彩幻化的四季霓裳,触觉那细腻肌肤绸缎般的光华。我用胜似闲庭的信步,几回回踯躅她们横程的迷人玉体,聆听那如歌如呤的跳动心脉。
面对我感天动地的痴痴情意,她们则以春山雨后的清新,以秋水盈盈的明艳,以云遮雾掩的迷离,以云水相依的淡荡,风情万种地回报于我无限似水柔情。
徜徉在众多风姿绰约的“佳人”中间,我总是乐而忘返,甚至意乱情迷。直到有一天,我幸遇云台山,经了初识、相知和相许的过程,方真正懂得天外有天、造化神秀果不虚妄!
初识云台山,是1997年春天。
千树万树雪梨花尽展笑颜的时节,我却忧乐参半甘苦相依。乐的是我在这一年再逢晓虹,苦的是晓虹婚姻正遭遇风刀霜剑。晓虹是我15年前单恋的初恋情人,我把最真、最纯、最痴、最美的恋情悄悄献给了她,她却从不知晓。因为年轻那不堪一击的脆弱矜持,直到分别,我依旧把那份惊天动地恋情偷偷隐匿在心底,她依旧一如既往无忧无虑着飘逸的美丽。从少男少女到人已中年,再次相逢时则为人夫为人妇了,虽然各自的婚姻都经营得支离破碎,但却早已无可挽回地相互错过了花期。当我告诉了她当年那份纯美的爱情,她黯然神伤,良久才幽幽和泪轻叹:是你那年轻的自尊断送了一段美好的情缘……
有一天,她在无人处将我拦下。面对我问询的目光,她低眉相答:“我真的累了,无法自己治愈心头千疮百孔的伤痕,只有寄希望于虚无的神灵了。听说云台山云台观是张天师得道升天之处,香火极旺,求神问卦很是灵验,你陪我去吧。”
常闻县城东十余里的云台山是道教名山,早有一睹其仙容的意愿,只为俗事缠绕,竟一直未能成行。如今既然晓虹有意,我当然求之不得。为悄然成行,我借来朋友的摩托车,载着晓虹第一次向云台山进发。沿途山岭成雪,沟壑浸月,那是一树联一树盛开的雪梨花。因为都心事重重,我们一路无语,只有嘶哑的马达与呼啸的山风在殷勤拉近我们与云台山的距离。
车行近一个小时,经过一道险峻的山脊,我们终于到了云台观。云台山不大,山顶的确是平如镜台。初识云台山,感觉无奇峰异岭,无飞泉流瀑,只几处简朴农舍,数株朦胧烟树,没有绝色佳人的沉鱼落雁,但却依稀有一种神秘小家碧玉的莫名清丽。
 
相      知
 
在我疑惑的目光里,晓虹却决绝地走进观门。
亦步亦趋跟在晓虹身后,我见观内并不宽敞。略低的两厢房内,塑着几尊不知名的泥像,有散乱的钱币与香灰飘落其间,正面大殿地基略高,其泥塑神像也高大威猛不少。有一个绾发的灰衣道士端坐一张粗陋木桌前,桌上摆了本线装古书,还有一个圆圆的纸盘。
见我们至前,道士高深莫测地道:“两位请先净手去烧两柱香来!”
晓虹依言。回到桌前,道士指指圆纸盘:“二位不用先说,只把眼光盯在想要测算的地方就行了!”
我这才仔细看那圆纸盘,见上面从圆心向外画了十二个条框,每个条框内各写着求财、问福、事业、婚姻、出行、红喜白事等内容。我同晓虹不约而同将目光盯在了婚姻那栏,默默对望一眼,心头同时涌起一缕酸痛。
道士问:“想好了?”
我们点点头。
道士用不容置疑地口气说:“二位是想问婚姻吗?”
我们惊异地对望了一下,同时点点头。想不到,见我们默认后道士说出了让我们更为惊异地话来:“二位本不是夫妻啊!不是夫妻却要问婚姻,说明你们各自的婚姻都出现了危机。二位可要好自为之,弄不好就要家破人亡的!”
我向来不大信神奉道,见道士如此,就有些面露不悦之色。晓虹暗暗扯了一下我的衣襟,我默然不语。晓虹问:“请问道长,我现在的婚姻结果如何呢?”
“你虽竭力想保住这段婚姻,但终归要家庭解体,且时间不会超过一年半载。这是天意,不可违啊!”
晓虹指指我,再问:“那他呢?
“他一心想离,但最近几年离不了。”道士看看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这样说。
“那我们俩能结合吗?”
道士闭目,良久不语,我们只得惴惴不安地离开。
后来,晓虹与我的经历同道士之言确实大同小异:2年后晓虹婚姻解体调离了苍溪,不久就在异地他乡再组家庭,我的婚姻则在又拖了7年后方灰飞烟灭。
于是,对云台山的神秘感便愈加莫测,想走近她引为知己的愿望也愈加强烈。详查县志,博览群书,随着了解的逐步深入,我不由大吃一惊。云台山已在我心里去荆钗,着霓裳,由一位清丽噙羞的小家碧玉变成了光彩照人的倾城美人!
 
相     许
 
再去云台山,已是10年后的又一个春天。云台山顶,山势台地依旧,当年的农家大多改建了成漂亮的小楼房,云台观也建设得颇具规模了。
历经了沧桑,我已不再去寻觅晓虹当年留下的淡淡芳影,也不再去依靠虚无的神灵来主宰自我的婚姻。心中有了云台山翔实的史料,就把她列于道教文化浓郁的另类名山,想从历史的长河掬起张道陵与他的弟子们在此得道的几朵浪花来。
在观前的碑上,我得知东汉时期道教创始人张道陵选择了苍溪县云台山,作为悟道、传道的圣地,从那时起就赋予了此山无比的灵气。观内那位当年曾预知晓虹与我婚姻命运的道士已不知所踪,如在,我倒想问他可曾会预知他自我今日的因果?
行至云台观南,去200步便是公元1182年所建云台观白鹤楼的遗址,如今楼宇早已荡然无存,只有关于此楼的优美传说在云台的山水间流传——此楼完工“前三日,有鹤东来,集楼基之前桧树上,复远翔碧空,往来数匝。越一日,复来,有二,朱顶雪羽,徘徊鸣唳,驯而近人,虽不能言,意若有所喻。及当夜静月明,隐隐返西北而去。自此往来以为常。谓此门楼得灵秀之气,邀天人之祥应也哉!说者每谓天师降灵,故名曰白鹤楼。”
思绪尚徜徉在古旧的传说,我从白鹤楼旧址转向云台观后面,当年清泉激涌的八角井也没有丝毫踪迹了。离八角井旧址约半里,有一座古墓,墓身已消,只剩下被土淹埋的半块墓门,当地老百姓叫它龙洞,或说为张天师墓。墓外有一处建筑物地基,宽2.9米,进深7米。
走马观花经老君洞、亭子洞、灶儿洞至云台观西北,就是舍身崖了。相传当年在此“山有一桃树,三年一开花,五年一结实,悬树高七十余丈,下无底之谷……”天师七试高徒赵升亦在此处,众弟子皆不能得桃,唯赵升能投身悬崖绝壑以取仙桃。
从西北再转至东北,有一处高高的土棱,便是1995年山西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袁有根先生实地考察云台山时有惊人发现的地方——云台山全貌竟与“太极阴阳八卦图”相似!站在这里,纵观云台山全貌,只见山势高出的山体呈鱼形,舍身崖就是鱼头,云台观为“鱼眼”;白云飘浮的空谷亦如鱼体,山谷低处一眼天然清泉则为“鱼眼”。两“鱼”一实一虚,一阳一阴,首尾相衔,浑然相合。在主山体四周正好分布着八个山脚,从正北顺时针依次是紫阳山、铜鼓山、博树崖、文成山、双山垭、文笔山、北斗山、冒火山,配上两个“阴阳鱼”正好形成了八卦。
张天师选择云台山作为悟道、传道、炼丹及白日飞升成仙之所,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依其地形融其高深的道家思想在内了。
云台山,你是造化钟秀的灵山,维系了太多大自然的醉人风情与道教文化的神秘遗韵!对于这样一座具有浓厚道家色彩的灵秀之山,我何妨从此移情别恋以心相许对她情有独钟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